当前位置: 主页 > 1984 > 正文

当首相住进了医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09-09 评论数:

  但凡涉及健康,各国领导人团队的应对几乎如出一辙:保密或否认。这跟政体关系不大,更多地与权力和人性本质相关。

  社交媒体发达的年代,保密不再那么容易,如果你看到活力四射、阳刚十足的领导人,那很可能来自一场精心的公关设计。

  一个是上个月刚刚辞职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虽然撂倒安倍的直接原因是他的旧疾——溃疡性大肠炎。上月17日和24日,日本媒体报道安倍晋三连续两周赴庆应大学医院就诊。之后,有关其健康状况恶化的消息满天飞。安倍内阁成员侧面证实,新冠疫情以来,安倍已经近150天无休无止地工作,引发宿疾。

  被新冠疫情直接击中靶心的是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他不仅住进了医院,还进了ICU。在新冠疫情成为全国危机之时,在最需要政治领袖展现领导力之时,唐宁街突然群龙无首,全英上下一阵骚动。

  无论是对英国还是日本的公众而言,当首相被发现住院后,他们最先接触到的往往是漫天的流言,而不是坦承相告。

  人们发现,安倍近期出席活动时脚步沉重。举办的记者会也多以简短为主,说话也显吃劲。

  直到4月2日,在首相官邸的午间记者会上,发言人才一改安抚人心的措辞。首相一周来病情恶化的事实才慢慢浮出水面:他正在持续地发高烧、持续地咳嗽。

  首相病情完全曝光之前,官方回应总是似是而非,发言人的多数表态引发的流言和猜测永远比答案多得多。

  普通人不喜欢去医院看病,首相或其他领导人更是如此,就医很可能意味着政治生命的终结。

  无论是哪个国家,若涉及领导人的健康问题,则其不仅仅是一个隐私和公众知情权的问题,同时也是一种最大程度保护领导人权力的努力。区别在于,这些努力,有时候成功,有时候会失败。

  英国政治家戴维·欧文曾写过一本书《病人和掌权者》(In Sickness and in Power),他梳理了1906年到2008年这102年来,西方世界的国家元首执政期间的健康状况,他发现,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富兰克林·罗斯福、肯尼迪、尼克松、小布什,法国总统密特朗、希拉克,英国首相丘吉尔、布莱尔等,都曾在健康问题上有过隐瞒或撒谎。

  理论上,在西方国家,这正是执政团队满足公众知情权,促进信息公开化,促进社会发展的一次机会。但事实上,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更愿意选择保密,如果保密不成,否认也是普遍的反应。

  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1944年第四次参选时,除了腿疾,其实已经检查出高血压、心脏病等一系列疾病,公众要是知道这位总统已经病入膏肓,很有可能他会止步于那次大选。

  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时才43岁,但其实也没有看上去那样富有活力,他有包括爱迪生氏疾病(注:又称原发性肾上腺功能不全)在内的多种疾病,需要依赖类固醇及其它药物。当时有竞争对手曾指出肯尼迪的病史,但被医生巧妙的背书一带而过。

  法国总统密特朗1996年死于前列腺癌,距离他结束第二个任期仅一年,他和他的医生将这一致命疾病隐匿了十多年。

  英国首相丘吉尔1953年第二次中风时已经半边瘫痪,由于在内阁会议上没有声张,以至于内阁成员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病情。

  现代英国政坛,鲍里斯也不是唯一一个在任上住进医院的首相,布莱尔两次接受心脏手术,特雷莎·梅的糖尿病和脱欧一样,令她精疲力竭。

  前几年,非洲生病的领导人更倾向于海外就医,因为那些医院更注意保护病人隐私。2016年,委内瑞拉前领导人查韦斯前往古巴就医,也被反对派认为,因为古巴比委内瑞拉更具保密性。

  政治一定程度上说,就是谁得到什么,首要的就是获得和维持政治权力。无论哪国的领导人,都需要竭力保持健康或者保持健康的形象,这背后有情有可原的隐私顾虑,更多的还是“不得不”的政治考量。

  2016年,希拉里已经宣布要参加当年大选,但是因为在911纪念仪式上的一次站立不稳,就引发关于健康问题的诸多流言。一开始她的团队称是中暑,之后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次肺炎。

  由于社交媒体和远程诊断技术的发达,隐藏健康状况的难度越来越大。委内瑞拉前领导人查韦斯在病重期间,开设专门博客,以便公众追踪病情进展,上面分享的内容包括诊疗方案、拜访医生,以及选举活动的部分视频。明眼人看得出来,总统正在恢复健康的暗示比他的施政声明要显而易见得多。

  美国历史学家、《总统是个病人》的作者马修·艾尔吉尔(Matthew Algeo)表示,“对于总统来说,很多时候他们没有得到最好的照顾。”而且,他们对任何知道自己病情的核心人员都抱有幻想,特别是他们雇用的家庭老医生。

  他在书中特别提及了美国第22任和第24任总统格罗弗·克利夫兰。1893年他在朋友的一艘游艇上秘密实施了癌症手术,克利夫兰隐瞒癌症手术的原因有三:这是个人隐私;他强烈不信任媒体;癌症本身存在巨大的敏感性。

  1944年11月,罗斯福-杜鲁门组合赢得大选之后5个月,罗斯福便去世了。如果这对组合放到今天,罗斯福很可能不会成功赢得他的第四个任期。

  如果肯尼迪的健康问题在竞选前披露,也可能会让他失去竞选资格。鲍里斯·约翰逊在确诊新冠肺炎时特别是被送进医院时,媒体讨论最激烈的莫过于谁来领导政府抗击疫情。

  写过《独裁者手册》的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布鲁诺·德·梅斯奎塔曾撰文指出,九年前发生在阿拉伯世界的动荡,其背后不仅与经济的每况愈下、民众的不堪重负有关,也与各国掌权者的身体状况有着密切关系。

  这场动荡的开端看起来始于2011年1月4日,一个名为默罕默德·布阿齐齐的突尼斯小贩,继而引发突尼斯全国民众的抗议,但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当时的总统本·阿里的健康情况堪忧,他和家人逃亡沙特并在下台几周后突然中风陷入昏迷。

  在也门,总统沙利赫被反对派打伤并撤往沙特就医成为沙利赫政府倒台的转折点。

  如何消除年龄和疾病的不利影响呢?特别是社交媒体时代,保密越来越难的时刻,顺势而为也是一种选择。

  比较典型的是俄罗斯总统普京,有一段时间常常会看到普京赤裸上身策马奔驰,在西伯利亚密林中打猎,这些形象不仅是为了展示健康,更展现了一种阳刚气概,与曾经暮气沉沉或者被酒精困扰的前政府分道扬镳的意图也很明显。

  奥巴马准备在波多黎各穆尼兹(Muñiz)空军国民警卫队基地准备登机,2011年6月14日

  奥巴马的顺势而为则是展示一种美式风格。人们总是对他从空军一号旋梯上一路小跑的姿态记忆犹新,同时在各个社交平台上,你也都能看到他和第一夫人米歇尔的甜蜜互动,确实是一个充满人性且具有活力的领导人,但这些离不开他身后的公关团队严格的形象管理。

  其实,形象管理不仅涉及他个人还包括整个政府,据媒体披露,他的第一任期用在政府形象宣传的费用达到44亿美元。

  美国历史学家罗伯特·达勒克(Robert Dallek)说,让候选人失去竞选资格的疾病中,癌症是最致命的,其它疾病还未必。比如罗斯福,虽然他身患残疾,但担任总统12年,疾病非但没有影响他的决策能力,还让经历大萧条的人们从他战胜脊髓灰质炎的挑战中获得精神力量。所以在选民心理上,罗斯福反而获得支持。

  年龄和健康的确会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但也要看到现代医学可以延长人的寿命,让人保持活力。

  特朗普2016年竞选总统时,创下了年龄最大总统候选人的纪录,今年77岁的候选人拜登如果获胜,则会打破特朗普的竞选年龄。

  时至今日,领导人的健康问题和他是否能够执政的关系相比于之前,某种程度上关联性也在减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